Sukemoto.

我俯首感谢所有星球的相助,让我与你相遇。

心有所属@聿阂'

沙雕文。

圈一下受害人 @猫咪鳄鱼——请找我约个马吧我好穷

虽然只有一句话但是受害人还是受害人 @酌酒邀月。🌙






——————————————

有关于neet钟明的一点小事。



——————————————




猫鳄知道她的学弟是个兴趣不同于其他人的家伙,不仅兴趣不同偏差还大的可怕。

“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存在不喜欢漂亮小姐姐的人。”

钟明用笔末抵着下唇低声说到,猫鳄觉得这又是一个好话题,接了他的话茬:“是吧是吧,香香软软的女孩子。”

“那样的女孩子是什么天使啊...最好有一点肌肉和爆发力,不然会拖队伍后腿。”

猫鳄:“………………”

打扰了。

——————————————

唉。我好想写点东西啊。

写!

可是我入jojo好像一直在开车。

..不管!写!

但是好冷啊...。刚买的手套但是坐在椅子上也好冷。

披个被子……?

好主意。但是还是好冷啊。

....那就不写了..?

但是谁不想看波纹基佬谈恋爱啊。

猫鳄:.......

(脏话。

钟明啊钟明你像个杠精。

————————————————

有段时间钟明是住在猫鳄的家里的,蹭吃蹭喝还天天给猫鳄施加压力,如“哇你作业好多啊,要不要我帮你做一点作业?”“你写的什么东西啊...看上去好难。”

猫鳄想着以前贪心让钟明做的作业。沉默了。

你能做对几题啊!!震声。

————————————————

早晨的时候猫鳄去上学,钟明通常是不睡觉熬到中午十点再一觉睡到晚上猫鳄放学回家给他做晚饭。

冬天的寒冷让人忍不住想要往被窝里钻,星星点点的阳光穿过窗外分散的树叶间隙在阳台的大理石石砖上留下光晕与光斑,早晨钟明起床浇花的时候会蹲在面对阳光的那一面,揪着一旁的叶子挡住一点光欣赏自己粉红色的拖鞋。被遮挡的阴影盖住拖鞋上涂画着“嘴唇”那一部分——枝叶的末梢像是奶油被挤出花嘴被遗留下来的小尖角。就像是口红一样。钟明想着,松开自己揪着的叶子,鲜亮光滑的枝干反弹回去,撒了一地的影子又通通收好。

今年的春天,养着的花终于挤了点花枝出来。凌晨时,钟明大喊一声“砸瓦鲁多!——时间给我停下吧!”后深吸口气将剪成嘴唇形象的两片花瓣放在猫鳄的嘴唇上,悄然走回原地摆出方才的姿势,“时间开始流动”。

淦。太傻逼了。钟明没忍住傻笑出声。遂将拿走两片花瓣丢进了垃圾桶。

那天之后钟明都看不惯猫鳄涂深色的口红,猫鳄被钟明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盯久了,委屈了,撑开她的爪子抵住钟明的脖子勒令他不准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钟明笑出声了。

猫鳄:....

猫鳄?

猫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

顺便她的好朋友陈酌月也受到了钟明的毒害。

猫鳄:……………………

————————————————

顺便。钟明的腰一直不好。有一天他因为没注意浇花时留在石砖上的水迹而摔了一跤从此一蹶不振,不参加任何运动,也不健身了。

当猫鳄问起钟明为什么时,钟明坦然道:

“我腰疼。”

————————————————

今天猫鳄到家的时候钟明意外做了晚餐,胡萝卜与土豆都是新鲜的,看见钟明做饭的时候猫鳄还伸头看了一眼他在做什么,那时钟明正在把咖喱块掰开放进锅里。

“今晚吃咖喱吧。我出门买了点东西。”

猫鳄点点头,虽然钟明不常做饭,但是不得不说他的手艺。

呃。烂透了。但是至少咖喱这种看食谱就能做出大概的东西应该不需要担心。

锅铲抵住土豆,施力便能捻烂,搁下去的一碗半清水沸腾着溶解了两块咖喱块,熄火,盖上锅盖。虽然水蒸气遮挡了视线,但是钟明估摸着溶解完了就打开锅盖用锅铲搅拌两下,浅褐的咖喱裹住土豆,在光线的照亮下还带了点闪。

猫鳄挑眉,觉着看上去不错,挑了点铲子上的咖喱尝尝味道——不难吃。

“怎么样。”

“好吃的呀!”

猫鳄敷衍道。钟明自知厨艺不精,转身拿盘子时却顿了一下。猫鳄又一次洗手,将手上残余的气味洗去,忽然想到什么似得,转头问钟明:

“你煮米饭了吗?”



“…………………………”

“…………………………”

钟明:“。”

两厢沉默。

——————————————

然后猫鳄去煮米饭了x

四天過去了我才寫了兩千多。我好廢物。我孩圈第一丟人。

忧郁蓝调x阿帕基注意🏹

r18。我写了一半。估摸着得咕挺久。我放链接了。

别举报我谢谢各位大哥手下留情🙇🙇

鐘明/sukemoto。

可以叫我suker。

摘纪录:

其实我想你应该是明白的,每一个写手,每一个画手。 他们口中的随便写写随便画画,都是花尽心思的创作。 他们所有拿出台面见人的作品,都是自己觉得最好的作品。 对于这种艺术上的创造者,我们都应该表示尊重,你也可以理解他们口中的随便,只是谦虚罢了。 真正喜欢,有怎么会舍得随意,我们如此深爱着笔下的作品,怎能容忍心爱的故事半点污点半点不好。 我是舍不得的,毕竟我把我的故事当作知己,当作爱人。 骄傲是孤独,沉默却庸俗。


感谢推荐

车车。空香的。挺短。中途繁体转普汉了。

瞅下一页。

這對好香啊。半小時開完的車。半半拉拉。

瞅後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