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emoto.☆

江夜滔滔,故里寻舡。↓

我是Sukemoto,可以叫我suke!!!!!!!目前正在成为太太的道路上努力!!

头像来自@一叶障目


☆过激孩厨
☆狛日狛,王all,杰园,凯柠

心有所属@聿阂'

过几天带着自家的手办去拍照片。

不能左右滑动的lof就是个废物(爆言

“铲屎的你写啥了?”

猫鳄劳斯的孩子。小摸鱼证明我还活着。

“完美的生命体。”
我的造主这样称呼我,授予我无上的荣光。我浸泡在虚荣与贪婪中,属于恶龙的血性使我对财宝无法视而不见,却因为强韧的尾部获得了弹跳力。我拥有翅膀,让众生仰望我的身姿。只要我想,我就可以将华贵的水晶担在指尖同玩物一般把玩-无趣,我这样称赞这样的行为。
我是完美的,并且高贵的存在。
我将永远高人一等,以一颗高傲的头颅面向世人。没有任何枷锁可以禁锢我,因为他们在我耀眼的光芒下自行惭愧。
魔族的眼睛?哈,下等人。魔族又如何,这双眼里永远沸腾着灵魂的冤屈-不,不会有痛苦,不会有抉择,有的只有臣服,臣服。

跪倒在我身前吧,匍匐在我膝下吧,我将给予你一些虚假的光辉。
去吧,狐假虎威吧,让我看看你这小丑还能蹦跶多久。
你跑不掉的,魔族的眼睛已经锁定了你。

[杰园]我会在你身边,直至永远.

为什么我在自己的lof找不到了

猫咪鳄鱼——讨厌的东西快离开:

首热?不存在的【。


钟鸣。:



*当然,我希望“永远”不会到来.




失重感。
艾玛的眼睛无法睁开,或许是眼前的漆黑让她的睁眼与否变得不重要了。
两方悬崖中,明明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的坚硬的泥土,挣扎着伸出的手却没有触碰到任何物体。
艾玛在下坠。




没有丝毫希望与光明的,任凭风在耳旁呼啸。
那是黑暗的嘶吼声。
无法控制的泪水从眼眶中飘出,巨大的压力让艾玛快要窒息。无措与彷徨,她不知道她在这无底洞中下坠了多久,压抑的色彩让她快要忘记她浇花时水撒下后形成的,彩虹的颜色。
艾玛在下坠。




看不见真正的色彩,就这样放其沉眠。
在恐惧之下,连睡去都无法做到。“我”的死亡,快要来临了吗?或许,还会继续……?
艾玛在下坠。




她不清楚自己坠落了多久,千篇一律的堕入感让她感到了厌烦。
她开始期望幻想,尖锐的爪牙刺破了黑暗,将恐惧一分为二,从中揽住被其包围的自己。
艾玛在下坠。




平淡无奇的失重感。
艾玛不再尝试着与命运做出抵抗。
她恍惚着,想起了庄园的玫瑰。
她将冰冷的手握起——她在聆听。
在黑暗的嘶吼中,艾玛听见了属于他的声音。
杰克的声音。
“不用害怕……”
“I love you,Forever.”




痛苦很快就会消失。




巨大的利爪将艾玛揽起,巨大的安全感让艾玛的心脏锁紧,她似乎听见了撕裂空气的声音。
毫无意义的重复被中断,黑暗的发条被拧起,色彩重新回到了艾玛的生命中。……彩虹的颜色?
逆着光的杰克所带给艾玛的强烈吸引使她再次忘记了斑斓的色彩。
这将会是艾玛余生中最明艳的光芒。




阳光明媚的午后,杰克泛着金属光泽的利刃并拢,小心翼翼的夹着朵带着晨露的玫瑰,因为紧张,杰克的手抖了抖,露水就顺着花瓣滑下,滴在小小的艾玛的草帽上。
艾玛接下了玫瑰。
“不要害怕……”




“I love you. Forever.”


一个脑洞。没有cp倾向。
053虽然心智比同龄孩子成熟一点,但是还是对世界怀有充足的好奇心,围着049的身旁打转,不敢去真的叨扰他,可是还是对他面上的鸟喙状面具感觉到好奇。纠结半天终于靠近了一点,049闭目养神中,懒得理这样一个小姑娘,053就将他的不理睬理解为允许靠近的信号,理一下小裙子蹲在049身旁看着他的面具,想摸摸啊,053看着049的眼睛是闭着的,有点小兴奋,俯身摸了摸那张皮革质地的面具。

是有温度的!!在053惊奇的同时049猛的睁开了眼睛,吓得053瞬间退远数十米,049也被她的举动吓得不轻,双方僵持着谁也不敢动。

————实验结束。053一个人抱着玩具熊沉默了很久。
049只是继续沉默着窝在他的小角落里。不敢相信自己的小面具。(??)

太沙雕了我面壁思过。

列表家滴小姑娘。
接大头无偿!——